学苑漫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长廊 > 学苑漫谈
视频之窗 书法作品 绘画作品 摄影作品 诗词赏析 学苑漫谈
2017-11-20
大 武 汉 赋

壮哉武汉!天下第一江山!西通巴蜀,东去三吴,扼长江之咽喉;北上京师,南下两广,据陆路之要冲。 昔夏有大禹,劈龟蛇之连结,开玄武之门户,泻云梦之渍水,故名曰夏口。又商汤苗裔,通舟楫于汉埠,筑别都于盘龙,控江南之蛮夷,收金铜之利。以至于周,熊氏受封,建楚开疆,问鼎中原。屈原宋玉,创骚辞之歌体,抗诗经之风雅。赤壁一战,汉家三分。吴王建望楼于黄鹄矶,引仙招鹤。李白崔颢,诗传千古。鄂王岳飞,凭栏咏志。 斗转星移,明清开埠益盛,即为湖广首府,国之重镇。东西文化碰撞,南北习俗融合。辐辏遮道,樯桅云集,据九省通衢之便利;西学东渐,洋为中用,开现代工业之先河;江城英豪,辛亥首义,肇

2017-10-18
焉能袖手

曹建勋 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喜迎中国共产党“十九大”的日子,在“撸着袖子干”的大时代,自然牵动着每一个中国人的神经,人群中的“老”字号呢?比如凡是“粘老”的,像“老”公民、“老”党员、“老”作家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凡是处在“老”字阵容的人们,在党“十九大”这个大喜的日子,该有什么行动,会有什么行动啊。惜哉!我“老”了,年臻耄耋,正奔“九”不说,且害过癌症,动过三次大手术。前年又害中风,曾失语,左腿失灵。虽已基本治愈,但后遗症甚多,如离开拐杖,寸步难行;说话舌头带钩,有些话与我耳鬓厮磨57年的老伴都听不懂。我老、病、殘如此,但我并不悲观。因为老、病、

2017-09-30
纲举目张 教学相长

按照湖北省老年大学的要求,本人任教的古代散文、诗词欣赏、诗词写作3个班,都编制了教学大纲,经教学管理部门审定印发后,又以教学大纲为基准制定了详细的教学计划,循序渐进地开展备课、课堂教学、课外辅导等环节的教学活动,取得良好收效,受到老年学友的欢迎。第一轮3年学习结业后,学员普遍反映说“学有所获”,部分优秀学员更是“学有所成”,发表了不少诗文作品,成为省级和全国的诗词学会会员,有的还在全国和省级诗词大赛中获奖,为省老年大学和班集体赢得了荣誉,也为个人生活增添了光彩。下面,就谈谈个人的心得体会。 一、制定大纲环节:纲举才能目张,教学走向规范。 如果说教学大纲是“纲”

2017-03-17
尼泊尔两朵小花

编者按:曹建勋,我校花鸟、山水班学员,2016年9月应邀到尼泊尔文化交流,时经一月,创作散文多篇。此篇,是他给尼泊尔两个花朵一般小姑娘颁奖的纪实。 正当漫山遍崖野菊花竞芳赛香时节,我鸟儿似的飞越世界屋脊喜玛拉雅山,直抵南麓加德满都山谷,应邀至友好邻邦尼泊尔共和国首都加德满都,进行民间文化交流。历时近月,收获之大,堪称满载。 就说我到加德满都的第二天上午,我被带到ULLEN学校大礼堂。原来,加德满都孔子学院将在这里举行第六届“大使杯”汉语比赛、第五届“中华才艺”比赛颁奖大会。一个个少年儿童在家长带着朝大礼堂汇集。人到齐了,颁奖大会准时开

2016-12-23
别让友善受挫伤

六月份的一天,我乘810公汽到马房山中学会一位友人,一路上人很多,车厢里挤满了人。到站了,车子缓缓的停在站牌前,外面排着长队上车的人往车厢里拥挤着,最后一个上车的人是一位抱着小孩的妇女,上车后东张西望,突然有一位老人起身让坐,那妇女见是一位白发苍苍满脸皱纹的爹爹,立刻说:“不,不,你坐”。老人坚定的说:“我要下车了。” 妇女听他这么说,半推半就的坐下了。 这位老人站在我身边,两眼望着前方,脸上扬溢着满足的微笑,似乎有一种成就感。车子缓缓的向前开着,过了一站又一站,总不见老人下车。 我轻轻的碰了一下他的胳膊,低声问:“你这么大年纪还给别人让坐?” 他转过脸来说:“你不

2016-11-22
人生历练犹如“长征”

编者按:《冬阳》散文诗集,是本校山水、花鸟画的高龄学员、国家一级作家曹老今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第二部书(第一部书称《有关徐迟的记忆碎片》)。此《冬阳》以象征书名,诗意表述,紧扣人生三个时段亲历的“长征”似的磨练,从而由心灵深处生发出“长征”似的精神闪光点•••••• 这一小辑散文诗的写作与推出,纯属无心插柳。 我于是说,确因我在写这《小序》之前,未曾有过有计划地创作散文诗并谋求结集出书的计划。 当下结集为《冬阳》的,共有散文诗61则,写在三个不同的时间段,以时间划线,分作3个部分: 第一部分:“春华诗痕”,3则; 第二部分:“病榻诗记”,32

2016-05-11
识才、爱才、重才

我早于少小之时,就在民间听到一个传奇。说是清代有个文人名叫袁枚,字子才,乾隆进士,做过溧水、江浦、沭阳、江宁等四地的县太爷。年方33,正当风华正茂,仕途远大,袁却辞官, 退居江宁(今南京)小仓山随园。年约36岁,曾赴陕西任职不到一年,即终身绝迹仕途。从此,他着力诗坛,执“性灵派”牛耳,著述甚丰,有《小仓山房诗集》、《小仓山房文集》、《随园诗话》、《子不语》、《随园尺牘》、《随园随笔》等著作传世。故这位袁子才的“子才”二字顺序被乡亲们倒过来,称他“才子”。这个传奇吸引着我,久久为之着迷。约摸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之交, 我正在大学读书的一个暑假,于上海福州路旧书店,购得一套线装《随园诗话》。,

2016-04-07
“他是我们的好老师!”

“拿出好作品来,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 “声音不够有力,我再问一遍:拿出好作品来,大家有没有信心?” “有!”讲台下同学们的声音整齐而宏亮,站在讲台上的老师终于满意了。 这是前些时候在湖北省老年大学楷书二班上课时老师与同学互动的一个生动场景。 讲台上这位脸色红润、体型微胖、体格健壮、中等身材的男子,就是邓西汉老师。 邓老师其实已经是六十多岁的人了。他是一名自学成材的书画家,尤其是书法艺术成就卓著。他的作品《减字木兰花》,入选《红色经典雅集》;他书写的《沁园春•长沙》,被《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名作选集》入编;在庆祝香港回归10周年的全国书画大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