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苑漫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艺长廊 > 学苑漫谈
视频之窗 书法作品 绘画作品 摄影作品 诗词赏析 学苑漫谈
2019-03-13
植树节,我们为校园增添一抹绿

   

2019-03-12
植树节,今天您植树了吗?

2018-12-27
舞动夕阳

自办完正式退休手续,我就一直策划今后的生活,自己心想:若有可能重拾五十年前的爱好,兴趣使然,重回教室,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几经努力,我如愿以偿进了省老年大学民族舞蹈基础二班。 时至今日,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当初是如何鼓起勇气走进这宽敞明亮、两面整墙镶嵌着镜子、足有近两百平米的偌大舞蹈教室。据班主任唐老师介绍,多年来省老年大学民族舞蹈班(基础、中级、高级),还没有一位男士报名学习,我竟然成为多年来民族舞蹈班数百名学员中唯一的“党代表”,班上的“一枝花”。或许,是少年的爱好兴趣所然,不忘初心;亦或,是步入花甲年后的所求所乐所为,在韵致灵动之间、在顾盼生辉之间、在可娇憨可狂野之

2018-08-08
老 屋 情 怀

我家老屋坐落在一个依山傍水的小山村,离县城不足30公里。这里青山环绕,河水清悠。老屋的寿命现在算起来远远长过了父母亲的一生。因所处的位置好,有人说是“风水好”,小青瓦、土砖和木椽构成的老屋虽然简陋,虽然经过几次维修,但现在还是如此的坚稳和牢固。 我是村里第一个走出去吃“公家”饭的。塆里的乡亲们都很羡慕,都说我家老屋的风水好,沾了地气的光。只要听到这些赞美的话,父母亲脸上总是笑哈哈的,心里美滋滋的。然而,戏言归戏言,自从我呱呱坠地起,就享受着老屋的冬暖夏凉,见证着人生的酸甜苦辣,感受着人世间的悲欢离合。父母亲已逝,老屋犹在。岁月可以改变山河,但不朽的精神与世长存。

2018-08-08
赤脚走过的那条路

此生走过多少康庄大道,包括现代化的高速路和华丽宽广的北京长安大街,但是学生时代走过的那条地处农村的土公路,却让我如此刻骨铭心,因为这条路与我的豆蔻和青春紧密相连,是我的初期成长之路。 那是一条从武汉通往河南的古老省道,其中有一段18华里的公路,穿过吕王镇和黄站镇,连接着我的黄站老家和吕王中学,中学时代的我经常赤脚行走于两镇之间的这条公路上。 这条历史悠久的重要通道,虽然仅有窄窄的两车道,却有专门的公路道班在维护,工人们经常在公路旁边筛分一堆堆的沙子,将细石子粗沙筛出来铺到公路中央,细柔的沙子铺在公路两边,公路修成微微的拱形,中间高两边低,工人们

2018-04-03
《第一次背娘》

第一次背娘,是十多年前一个秋初的日子。那一年我53岁,娘72岁。 那些日子一直阴雨连绵。每到这个季节,娘的膝关节病便会复发,于是便给娘去电话。 电话的那端,娘全无了往日的欢欣,声音沉闷而又有些迟疑。娘说,你要是不忙,就回来带我去医院看看也好…… 我的心里一阵恐慌。那时候娘大多数时间住在老家,她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说家里有老姊妹们可以拉呱,在城里你们都上班去了,自己一个人闷得慌。只有到了每年最热和最冷的日子,娘才会在我们的劝说下,到我和弟弟妹妹工作的省城和海滨城市住上三四个月。娘一个人在老家住的时候,因

2018-01-08
余热生辉

走在学校湖边,我们经常可以看到一位60多岁的女同志,双手撑着自己的腰部,教一群老年人跳广场舞。 她,就是省老年大学17级广场舞一班的班长贾琳。 贾班长是一位热心人,虽然自己患有腰椎病,孙子又小,但她对班里的工作一丝不苟、认真负责,对同学们热情、耐心。病痛的折磨和家庭的琐事,从来没有影响她对广场舞班的无私奉献。她除了抓好课堂上的工作外,还对那些基础差的学员课余帮教,一周安排三次。没有地点,她到处联系地点,哪怕是联系不到地点,在室外也要坚持帮教,山上、湖边、学校阳台,都留下她和学员的身影。在帮教过程中,她不厌其烦,忍着腰痛认真示范,手把手的教,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纠正,

2017-12-14
终身学习 终身奉献

101岁的开国将军任荣老首长平静地走了,在他辉煌人生的最后三十年,他的学习生活和社会生活,都和“将军学府”(从原武汉军区善后办老干部大学到湖北省军区老干部大学)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少小牧牛羊,华龄转战忙。壮年戍边塞,垂老进学堂。”任荣将军晚年上学时写的这首小诗,概括了他的一生经历,也表达了他老有所学的欣喜之情,在江城武汉争相传诵。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当老年大学在神州大地上兴起的时候,随着部队编制、体制的重大变革,一大批戎马半生的老将军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任荣将军和张才谦、严政、潘振武等武汉军区老领导一起,积极支持兴办武汉军区善后办老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