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动态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工作 > 教学动态
教学动态师资队伍教学制度
公开课 |跟着名师学“唱”腔
信息来源:湖北之声发布时间:2019-04-01浏览次数:102责任编辑:沈劳轩


湖北省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著名老生表演艺术家尹章旭,戏迷同学们一定不陌生,3月7日《老年天地》“老年大学公开课”邀请他来到直播间给戏迷朋友们上了一堂生动的戏曲知识普及课,尹老师结合自己50年学戏、唱戏的经历给大家讲解京剧四功五法中“唱腔”的掌握要领,并现场亮嗓指导“金龙京剧社”的两位老生票友学戏。


★本期嘉宾★


尹章旭,湖北省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工老生。师承王世续、李世霖、叶鹏、朱秉谦、赵景勃、李浦春、关正明、武正豪,安云武等。后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张学津为师。

他扮相俊朗,嗓音清纯,台风潇洒,表演大方,常演剧目有,《四郎探母》,《乌盆记》,《失空斩》,《大探二》,《红鬃烈马》,《三娘教子》《游龙戏凤》,《将相和》,《御碑亭》,《断密涧》,《龙凤呈祥》,《捉放曹》,《胭脂宝褶》,《群借华》等。还参加过十多出新编创作剧目的排练演出,在新编创作剧目《贺龙--1950》里成功的扮演了贺龙。在新编历史剧《建安轶事》里首创了老生扮演曹操这一角色。

多次出国访问演出如美国,日本,俄罗斯,澳大利亚,英国,新加坡,港澳台等地。

曾荣获第二届中国戏曲演唱红梅大赛银奖,湖北省第九届戏剧牡丹花大奖,湖北省第九届楚天文华表演一等奖。


尹章旭在《龙凤呈祥》中饰乔玄


尹章旭教学语录

1.“字、气、味”三字要领

四功五法是戏曲界经常说的一句术语。「四功」就是唱、念、做、打的四项基本功,是戏曲舞台上一刻也离不开的表演手段。戏曲在长期发展的过程中,逐渐融合唱唸做打各种艺术手段,为扮演故事、塑造人物服务。

京剧在形成之前和之后,所有的传统戏都是以“生”行为中心,生旦净丑中的“生”也是排在首位的,所以“生行”的唱、念是四大行中最擅长的。说到京剧的唱腔,理解和掌握“字、气、味”三个字非常重要,戏迷如果能通过长期的练习和具有专业水准老师的教授,把这三个字做到标准了,你的唱腔就没问题了。京剧里特别讲究“字正腔圆”,字不正腔就圆不了,对于咱们湖北人这个难关要克服;气就是气息,如果你在运腔中找不到气了,不知道气口在哪里了,你就会唱得上气不接下气。再则行腔中尺寸、抑扬顿挫、味儿要掌握好。所以“字、气、味”这三个字是对唱功演员最基本的要求,也是戏迷票友们学习的第一步。


尹章旭《红鬃烈马》中饰演薛平贵


2.“口传心授”是承续戏曲文化的主要形式

所谓“口传心授”,指的是非文献纪录、或文物史料等有形的物质实体作为辦识文化传承系统的方式。这种承续文化的主要形式,是透过“人"的语言及肢体为传递意念的工具,以“口授”为示范原理,达到学习者“深植入心”的传播效能。中国传统戏曲表演培养演员、传授技能,主要就是以“口传心授”的方法,这是古代艺人世代相承、以自身累积的实践心得,化为教学方法的重要经验。


尹章旭《捉放曹》中剧照


就拿我自己来讲, 出身梨园世家,父亲是“汉剧大王”、尹派创始人尹春保。很多记者问我为什么没有学汉剧而是唱了一辈子京剧?这就是因为父亲去世太早,我不到4岁时父亲就离我而去了,父亲没有教过我唱一句汉戏。我在上小学时就被学校选中唱样板戏,后被孝感京剧院相中唱须生。上世纪80年代,为了复兴汉剧,陈伯华大师四处搜寻汉剧人的后代。为了调我进汉剧团,她亲自找到孝感地委的领导把我调回了武汉汉剧院。进院后我开始通过听唱片学习父亲的唱段,但由于没有汉剧的基础、没有父亲的传授,唱的也不太自信,最后还是重回京剧舞台。先后跟随王世续、李世霖、叶鹏、朱秉谦、赵景勃、李浦春、关正明、武正豪,安云武、张学津等戏曲大家学戏。所以说戏迷票友们一定要找个好的老师,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唱腔,光靠听唱段模仿是远远不够的。


尹章旭剧照


3.“嗓子”就是戏曲演员的饭碗

唱工是戏曲表演中最重要的表现手法。唱,最基本的要求是字清腔纯,节奏准确,以字生腔,以情带腔。学习唱工的第一步是喊嗓、吊嗓,扩大音域、音量,锻炼歌喉的耐力和音色,还要分辨字音的四声阴阳、尖团清浊、五音四呼,练习咬字、归韵、喷口、运腔等技巧。但是这些说起来容易,练起来也得十年功。

给大家说个故事,我十几岁“倒仓”(戏曲演员在青春期发育时嗓音变低或变哑)后就闷闷不乐,倒仓前大大方方自信演唱,什么好听唱什么,倒仓后觉得自己嗓子难听,不敢开口,这段时间持续了三年。但是在这三年里,我坚持每天4点半起床跑到湖边去“喊”嗓,去开嗓,整整坚持了三年觉得嗓子好听些了,才敢“吊”嗓。所以唱戏和学其它知识一样也是十年寒窗,冬练三九夏练三伏。


尹章旭剧照


4.选择适合自己的唱腔和流派

听了几句张家威同学演唱的“秦琼卖马”,我觉得他有些小细节处理挺好,唱得比较细腻,小细节处理好了就挂味儿,就好听!但是存在的问题就是唱得还不够瓷实,似乎还在流派和唱法之间游离犹豫,唱戏就要自信,我就这么唱,唱给观众听也是唱给自己听。所以我觉得戏迷票友在学习戏曲的过程中,必须选择适合自己的唱腔和流派,不能跟自己的嗓子拧着干,要顺其自然地唱。

我年轻的时候好学,只要听了前辈艺术家的唱腔觉得好听我就学,长此以往我学的流派真心不少,后来很多专家老师觉得我的嗓音比较适合“余派”、“杨派”,于是就归了“余杨”。但是自从听了我的老师张学津的“马派”唱段,我就特别喜欢“马派”了。因此归宗“马派”公认的特点是潇洒,但在潇洒之中又有细腻,既华丽又大气。我是由衷地喜欢!




(来源:湖北之声老年大学公开课)